当前位置: 首页 > 单机 > 正文内容

随身带着镇守府最新章节_ 第十六章 孤注一掷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日照新闻网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太阳渐渐西落,山林间的暮色也越发深沉,尼克莱尔子爵领边缘的那座山林猎场内,一只膘肥体壮的黑背狼犬胡乱吠叫着,吐着舌头向前狂奔,七八个紧随其后的私军战士苦涩地对视一样,认命得紧跟了上去。Θ领Θ域Θ文Θ学ΘwwΘw.li◆◇ngΘyu.oΘrgΘ

    昨夜他们的那位大老板桑德斯不知发了什么疯,命令他们星夜开赴山林猎场寻找科林几人的踪迹,天可怜见,在这么大的山林中找几个人实在与大海捞针无异,不过所幸这群私军的统领还算有几分急智,临行前从科林等人的卧室内带了几件衣物交给猎场饲养的猎犬辨认,有猎犬带路才没有让这群私军战士像没头苍蝇一样的到处乱窜,不过饶是如此这区区百多名私军想要搜遍这山林猎场也是件极其要命的事情。

    刚刚抵达猎场时太阳还未升起,这批私军战士就被分成十几个小队对这片山林展开了搜索,然而辛苦了大半天也不过发现了几摊来源不明的血迹罢了。

    暮春之时气温已经有了几分夏日的雏形,披挂着沉重战甲的私军战士浑身的衣物都被汗水浸的湿透,有心想要脱下战甲凉快一会却又担心食肉野兽乃至魔兽的偷袭,一个个只能咬着牙苦熬,这也直接导致了刚到下午就有十几个参与搜索的私军战士中暑倒地,其他勉强支撑的战士也几乎被耗尽了所有的体力。

    抹了把脑门上的汗水,那私军统领回头看了看身后面色惨白摇摇欲坠的战士们忍不住暗叹一声,这些人毕竟只是闲时训练忙时务农的半职业军人,无论战斗力和战斗意志比起子爵手下那群真正受封的骑士都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况且这种漫无目的的搜索也的确是太过辛苦,即使是他也感觉有些吃不消了。

    摘下腰间的水囊灌了一通,又把剩下清水一股脑倒在了自己快要冒烟的脑袋上,那私军统领狠狠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大声喝道:“弟兄们加把劲,再找一会咱们就休息了,等回了白杉镇我请大家一起去跳跃胸部酒馆好好喝一杯,吃的喝的叫的姑娘都算我的!”

 &nbs重庆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p;  一群垂头丧气的私军战士眼睛一亮,大声欢呼起来,在美酒美食美人的多重刺激下,他们提起最后一口力气沿着那猎犬前进的方向冲了过去。

    七八只被人视为不详之物的黑乌鸦在一旁的树杈上胡乱地叫嚷着,猎犬正喷着涎水朝面前一块方圆三四米的空地疯狂吠叫着,而那块空地表面覆盖着一层潮湿的新土,显然在近期被人挖掘过。

    当这群私军战士赶到目的地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番景象,那私军统领捻起一块色泽较深的新土轻轻捏成粉碎,不由面色微微一变道:“来几个人,给我把这块空地挖开。”

    那些私军战士对视一眼,苦涩地拿着武器对着面前那块空地刨了起来,不到一刻钟后,那私军统领轻喝一声叫停了那些有气无力的私军战士,跳进那已经被挖开半米深的空地,胡乱地拨开浮土,那土坑之中赫然出现一条宛如芦柴棒一般的焦黑手臂。

    脸色一变,拿私军统领浑身斗气一震,大片浮土被斗气卷起,露出下方那具焦糊的尸身,在其他私军战士愕然的目光中,私军统领在那焦尸上胡乱掏摸着,不一会,一面已经被高温烤得焦黑变形的银制腰牌被他从那尸身衣袋中找出,仔细摩挲了一阵,那私军统领面色骤变,大喝道:“传信桑德斯大人,崔尔阁下遇袭被杀!”

    片刻后,一只灰色的信鸽振翅而起,将这个不祥的讯息传向白杉镇。

    白杉镇西北角一座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二层小楼中,桑德斯面色铁青的将手中的纸条揉成一团,旁边一个身穿私军战甲的护卫嗫喏地看着显然处于暴怒边缘的桑德斯,有些畏惧地低声说道:“桑德斯大人,黑山盗匪团的海格团长那边传来消息,在崔尔阁下的尸体旁还发现了七具疑似同样死于雷击的尸体,其中一具格外粗壮的已经被确认是比利副团长。”

    “我****娘的一群废物,比利那个只会玩男人的死基佬,我就知道他办不成任何一件事,一个剑士巅峰的高手带着一群中阶剑士级的好手,还带着老子花了上万金币买下的兽筋弩,去刺杀一个被一群青皮小子保护着的小杂碎宁夏哪个医院治癫痫,结果被人一个不剩地全部干掉了,幸好这些该死的废物死在那片山林里,不然老子非要把他们剁碎了喂他们的爹娘吃下去!”满腔的怒火被那护卫的一番话彻底引爆,红着眼睛喷着涎水的桑德斯宛如一个被甩了的泼妇一般在房间中跳脚大骂,比利和崔尔的所有祖先都被他挨个点了一遍的名。

    终于,在摔碎了房间里所有能摔碎的东西后,桑德斯方才勉强冷静了下来,看了一眼那个藏在角落中恨不得把脑袋插进裤裆里的护卫冷声道:“去请海格团长,让他把黑山盗匪团的精锐都带上,再去猎场把家族私军召回来,准备一下今晚后半夜突袭尼克莱尔庄园!”

    “可是,桑德斯大人,刚才猎场那边传信回来说今天在山林中搜寻了一整天,请求修整一下。”那护卫看了一眼桑德斯阴冷的面孔,壮着胆子说道。

    “他们修整,难道杜兰那小杂碎也会修整吗,雷姆那个废物,到现在还没有查清是哪家商队把杜兰带进白杉镇,等他们修整完毕,如果杜兰和那些商会勾结在一起了怎么办?你帮我干掉那些大家族的援兵吗?该死的废物,如果他们还没死,就是爬也要给我在午夜之前爬回白杉镇!”桑德斯口沫四溅地喝骂道。

    那护卫浑身一抖,连忙躬身行了一礼,亡命一般地夺门而去。

    重重地喘了口粗气,桑德斯骂累了正想润润嗓子却发现房间内的茶具和酒柜中的美酒都被自己砸地粉碎,心中更是邪火乱窜,狠狠地一脚踹在了那办公桌的残骸上。

    木料的爆碎声中,一个枯瘦矮小的身影缓缓在房门外凝聚,桑德斯心中一惊,连忙躬身行礼道:“尊敬的萨影阁下您来了。”

    依旧裹着一身夜行衣的萨影看了看满地狼藉也没有进屋的意思,站在门外随意瞥了一眼恭敬行礼的桑德斯道:“你们的第一波刺杀失败了?”

    “是的,比利和崔尔他们带着人马却没有伤到那小子一根汗毛,昨天夜里我和安德鲁那家伙见到他时,这小子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让我误以为比利他们没有截到他们一药物能很好的治疗癫痫病,那么长时间的用药会有什么副作用?行人,今天我派家族私军搜查猎场时本想趁机干掉杜兰的那几个护卫,但刚才那些私军传信说在一棵树下的土坑里发现了比利他们的尸体。”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桑德斯有些难堪地说道。

    “你的意思就是说,曾经设计干掉了扎克子爵夫妇的精于世故的四十多岁的桑德斯骑士阁下,被他们的儿子,一个老实淳朴甚至还没有碰过女人的十四岁的乡下小贵族蒙骗,在山林猎场里搜索了一整天,耗尽了尼克莱尔家族私军的全部体力但却只发现了同伴的尸体?”萨影有些诧异地问道。

    桑德斯那张还算英俊的脸蛋瞬间变得通红,吭哧吭哧地半晌没有说出一句话。

    “废物。”

    面孔骤然变得一片紫涨,桑德斯连忙辩解道:“萨影阁下请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的解释。”萨影满脸寒意的说道:“主人把我的指挥权暂时移交给你不是为了让你锻炼口才,而是为了干掉尼克莱尔家族得到他们的领地,说说你的计划吧,虽然可能没什么用,但是姑且还是先听一听。”

    深深吸了口气,桑德斯压抑住心中近乎沸腾的毒火,虽然萨影这个家伙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让人厌恶,但一身剑师级的实力可是实打实的,在那位大人眼中的地位更是远高于自己,无论这家伙的嘴多黑多毒他都要好好忍着。

    干瘦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桑德斯仔细解释道:“尊敬的萨影阁下,因为我的属下商务总管雷姆的无能,我们到现在也不知道到底是哪家商会把杜兰那小子带进了白杉镇,但是我觉得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些贪婪的商会很可能就杜兰目前的困境提出了某些苛刻的条件以换取他们的支持,而一旦给他们时间调集力量,我们就会变得非常被动。”

    “所以尽管因为某些误会导致了尼克莱尔家族私军这支战力的损失,但我们目前还拥有整只黑山盗匪团的精锐以及我的骑士领内的二十名私军骑士可以调用,同时那支私军的战斗力虽然因为体力的损耗而降低了一些但并没有彻底丧失,再加上您的力量,如何治疗女性癫痫病我们的实力依然远胜杜兰。”

    “今晚后半夜我们集合所有力量趁杜兰那小杂碎不备直取尼克莱尔庄园,只要能干掉杜兰本人,我们依然是赢家!”

    脸上的冷意渐渐淡去,萨影沉吟片刻,在桑德斯错愕的目光中点了点头道:“粗陋的计划,但并不是没有可行性,如果不是主人担心大公的怒火我早就将那小鬼的脑袋摘下来了,又何须像现在这样麻烦。”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桑德斯低声提醒道:“萨影阁下,刚才的情报显示比利他们疑似是被雷电击杀,根据推测我认为跟随在杜兰身边的那个土妹子很可能是一位雷电系的法师,今晚行动时还请您尽量带上一些雷电系的魔法护具。”

    “雷电系的法师吗……倒也难怪比利他们会被人干掉。”枯瘦的脸上露出一抹冷笑,萨影傲然笑道:“不过法师在同阶盗贼的面前只是猎物罢了,如果那丫头就是杜兰那个小鬼抗衡主人的底气,那么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才是死亡的恐惧。”

    桑德斯弹动着舌头,大片溢美之词潮水一般地涌向萨影,终于让他那张苦大仇深的面孔也浮现出一抹笑意。

    矜持地冷哼一声,萨影冷然道:“总之不管怎么样,今晚是你最后的机会,抓住它,你将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抓不住,你的下场也无需我多言,总之我会全力配合你的行动,至于其他的你就好自为之吧。”

    话音未落,萨影的身形已经随风飘散。

    萨影一走,桑德斯仿佛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也顾不得满地狼藉,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一盒雪茄,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大口,缭绕的烟雾让他的脸庞显得模糊不清,但那双灰蓝色的眸子此刻却犹如被逼入绝境的孤狼一般充满了刻骨的疯狂。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