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 正文内容

谋爱成婚:总裁大人饶了我最新章节_ 第五十章 你的朱砂痣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日照新闻网   来源日照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祁思思当然不是真的不舒服,她只是不愿意继续面对苏小妍而已。

    一个人回到自己楼上的卧室,祁思思一面吃着零食一面和安恬羽继续聊天。

    不过这次身边没有外人,她也懒得打字,直接开了视频。

    安恬羽躺在床上,懒懒的样子,脸色发红,多少有那么一点醉意。

    她打着哈欠:“思思,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那个苏小妍走了么?”

    祁思思撇了撇嘴:“我压根就没吃,对着那个女人什么也咽不下去,偏偏我妈和我爸对她还很殷勤,看着就气!”

    安恬羽笑了笑:“我的大小姐,万一哪天她真成了你二婶,你也这样对她的话,很怀疑你那个二叔会不会剥了你的皮。”

    祁思思冷笑:“二叔才不会那么蠢呢,我看他对那个苏小妍倒是不冷不热的。”

    安恬羽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噢,那你这样跑出来,太爷爷怕是给你气的不轻吧。”

    祁思思无所谓的语气:“管他们呢,反正我在一边也是个摆设,酒也不让喝一口,我才懒得陪他们呢!”

    安恬羽没再说什么,自己倒了杯水,然后吞了两粒药进去。

    祁思思皱眉望她:“是不是又胃痛了,你还真不适合喝酒……”

    安恬羽叹气:“我本来也不想喝的,可是没法子啊,陆学长逼着我喝,我想着人家这次帮了我这么大的忙,就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祁思思笑笑:“那个陈翔没在吗?”

    安恬羽摇摇头:“刚入席不一会,他就给一位美女勾走了。以前吧,我觉得他大概也没有传说中那么不堪,可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也不得不信了。”

    祁思思皱眉:“你该不是在给我上课吧?放心吧,我没有那么傻的,哎对了,是不是陆学长把你送回鹰潭癫痫病应该如何治疗来的?”

    安恬羽如实道:“是啊。”

    祁思思坏坏的笑:“那,他是不是一直把你送进出租屋的。”

    安恬羽知道她又要开自己和陆浩铭的玩笑:“是的,但是,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超出正常友谊的关系,你不要老是拿我们开玩笑。”

    祁思思皱眉:“哎我说安恬羽,陆学长那么优秀的男人可不多见,你要是错过了,以后可是要后悔的。”

    安恬羽笑笑:“放心吧,我这个人从来不吃后悔药,我和陆学长只适合做朋友,以后不要乱开我们的玩笑,会给人误会的。”

    祁思思只顾着说话,却没留意在没有合严的门缝处,祁天辰凑巧经过。

    ……

    安恬羽和祁思思聊了一会儿,时间就已经不早,她终于有了点睡意,合上了眼睛。

    可是,刚刚进入梦乡,就给一阵敲门声惊醒。

    安恬羽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望着房门的方向,满脸惊惧。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什么人大半夜的敲门呢?

    她朋友并不多,要好的更少之又少,她真的是想不出来,除了神经大条的祁思思,还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来吵自己。

    可是,祁思思现在据说是给限制了自由,根本不可能是她的。

    难不成是哪个邻居走错门儿了?

    安恬羽正在这里胡思乱想,门外就又传来敲门声,还有男人的声音:“开门,安恬羽。”

    因为隔着厚厚的门板,安恬羽听得并不是很清楚,分辨不出来对方的身份,但是又觉得那声音有些耳熟。

    她大着胆子反问一句:“你是谁?”

    男人的声音很不耐烦:“祁天辰!”

  &nbs湖州癫痫病要治疗多久p; 安恬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祁天辰干嘛会突然跑过来?

    而且,白天在酒店遇到他的时候,他还和自己说了那么难听的话,怎么这一转眼又跑来找自己?

    还有就是,他现在不是应该和那个苏小妍在一起黏黏糊糊么?

    安恬羽这里正在胡思乱想,祁天辰已经更加的不耐烦起来,提高了音调:“安恬羽,你马上把门打开!”

    安恬羽这一次可以断定,一定是祁天辰没错了,因为,她对他的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尽管心里各种困惑,她还是下了床,然后迅速的打开房门。

    门外的祁天辰脸色阴沉,有两个邻居大概是给他刚才的声音吵到,此刻正探头探脑的张望。

    还没等安恬羽开口说什么,祁天辰就已经越过她身边进到室内。

    安恬羽满脸歉疚的对着邻居点点头,然后拉拢了房门。

    她这里一回过身,祁天辰就已经迫近,两只手直接钳制上她的肩膀:“为什么这么久才开门?”

    安恬羽忍着肩头上的痛意,皱眉反驳道:“这大半夜的,我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出租屋,听到男人叫门就去开,你当我是傻子吗?”

    祁天辰眸中的怒意散去,的确他今天过来的有些唐突。

    他实在忍受不了没她在身边的日子,所以,在听到她和祁思思视频聊天时说的那些话,知道自己之前是误会了她后,就恨不得马上过来她身边……

    他也的确那么做了,饭吃到一半,就把苏小妍扔在祁家,自己借口公司有急事,直接过来了安恬羽的住处。

    而从他看到她的那一刻起,饥渴许久的身体就已经有了反应,此刻他呼吸着她身上淡淡的香水的气息,更加的意乱情迷起来。

    再也控制不住欲望之火,狠狠的咬上安恬羽的唇瓣。

    安恬羽本来还因为之前他和自己说的那些话耿耿于怀,试图患上了癫痫病能使用卡马西平和丙戌酸纳药物进行治疗吗?反抗,可是渐渐的,就软在他的怀里动弹不得了。

    不得不承认,他们两个,各自对对方都是没有任何抵抗力的。

    ……

    都说是小别胜新婚,安恬羽觉得,这句话是没错的。

    祁天辰昨晚上接连要了她好几次,她竟然都没有觉得吃不消,反而很享受。

    只是,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她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酸软无力,看起来,纵欲过度还是不行的。

    阳光透过窗帘投射进屋子里,明晃晃的刺人眼目,看来时间已经不早。

    安恬羽取了自己的手机来看,已经过了九点了,就是现在起来赶去公司,也来不及了。

    她索性也就没有动,抬眼望一望身边的祁天辰,微微皱了眉头。

    他为什么突然过来自己这里呢?

    明明自己之前一次次的试图和他解释,他都听不进去的。

    安恬羽百思不得其解,一面望着祁天辰的一张脸发呆,不得不承认,他真的长的很帅……

    从美国回来,他看上去瘦了一大圈,但是五官反倒显得更加立体深刻,饱满的额头,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有一种不近真实的完美,让人移不开视线。

    安恬羽正看得出神,冷不防祁天辰张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眸光落在她的脸上:“你已经不是第一次偷窥我了,怎么,是不是怎么看都看不够?”

    安恬羽脸上有点发烧,扭过头去:“谁有看你啊,我就是在考虑要不要叫醒你去公司……”

    祁天辰不等她把话说完,大手一伸,就把她的身体重新揽在怀里:“不用急着去公司,再陪我睡会!”

    安恬羽试图要挣脱开他的束缚,可是无奈力量悬殊,不能如愿。

    她还在耿耿于怀之前他对自己的言语中伤,此刻自然少不了一番声讨宁夏癫痫病医院哪个好:“你不是说我很贱么,干嘛又来找我……”

    祁天辰难得声音轻柔:“这一次是我误会你了,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让你和那个陆浩铭总是走得那么近呢,记得以后不要再和他来往了知道么。”

    安恬羽皱眉,他这认错态度是不是不够诚恳?

    而且,他凭什么连自己交朋友的自由都要限制?

    真的是太过分了。

    安恬羽脸色有些难看:“可是你和你的朱砂痣不是也走的很近吗?你可以左拥右抱,为什么我连交个朋友的自由都没有,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性奴么?”

    祁天辰愣了一下,然后反问一句:“什么是朱砂痣,你是在说苏晓妍么?”

    安恬羽笑道:“难道不是吗,谁不知道你们之前的那档子事啊,你当初因为她的离开伤心欲绝,现在人家回来了,而且还主动对你投怀送抱的,不信你舍得推开?”

    祁天辰的眸色有些阴沉起来,沉默了半晌,才开口:“我和她是不可能重新开始的。”

    “真的不可能吗?”安恬羽步步紧逼:“那干嘛还把她带回家去吃晚饭,而且,我可是还听说,你家里人对她都很认可呢!”

    祁天辰叹了口气,正想要说点什么,他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他下意识皱了皱眉头,取过来手机,直接按了接听键,陈秘书的声音马上从电话那边传过来:“祁总,刚刚得到消息,陆氏也参与进了我们看好的那块地皮的竞标当中去了,所以现在公司高管都很担心我们会不会竞拍失败……”

    “陆氏?”祁天辰眯起来双眼,打断陈秘书的话:“好了我知道了,你马上安排一下,半小时以后所有公司高管到会议室开会。”

    陈秘书马上道:“我知道了祁总,我马上去安排。”

    祁天辰挂了电话,依旧脸色难看:“这个陆氏,胆子越来越大了!”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